成人爱情小说_黄色言情小说_艳情浪漫小说_多肉h种马小说_激情澎湃小说-淋口短篇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

母亲终于等不住了

时间:2018-11-22 07:35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终于,母亲来接我了。 比起送我上学时,母亲的情况好多了,基本上恢复到了以前的开朗活泼的样 子,只是,每当她与我的目光对市时,都会迅速的躲开。 而且,以前在晚饭后,我们

终于,母亲来接我了。

比起送我上学时,母亲的情况好多了,基本上恢复到了以前的开朗活泼的样

子,只是,每当她与我的目光对市时,都会迅速的躲开。

而且,以前在晚饭后,我们经常是依偎在一起看电视或是影碟,但今天,她

吃过晚饭就去健身房训练了,这分明是在逃避我!

看来她并不是真的把那天的事情忘记了,而我也是一样,只不过,她似乎是

努力去忘记,而我则是不愿忘记。

甚至,我还希望我们还有更深的关系可以发展!

母亲的举动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真的不愿意看到她这样难过!但这也从

侧面更加坚定了我要得到母亲的决心。

不单是身体上,还有心灵上,我都要和母亲彻底的血肉相溶!只有这样,母

亲才不会为自己的行为后悔,才不会有罪恶感!我要采取行动了!

小刚学长曾经说过,女人特别是身体久旷的女人,在被深度滋润后,一定会

时刻记忆给予自己雨露的男人的。我从色情网站上得到的信息也是如此,但我却

没办法知道到底是不是如此。

为了证实这个说法,我整个周末几乎都坐在自己的电脑旁,希望能够看到母

亲的一些表现,但遗憾的是母亲几乎回到房间就睡觉,而且,还是穿着非常保守

的睡衣。看来,我是没办法观察出什么了。我真的不甘心,我要得到母亲,这谁

也阻止不了!

一连几个周末,在期末考试前的最后一个周末,终于,我得到了最好成果。

历经近两个月的等待,我终于得到了我最想要的礼物!

还是和前一阵一样,母亲吃过饭收拾完以后,便去洗澡了。而且,她在洗澡

时还将浴室的门锁上了。真不知道她是这么想的,但也只好忍住。

由于心有所想,母亲洗澡显得格外的时间长,我忍不住,便跑回自己房间,

打开电脑,调试好探头,就等母亲回房间了。

母亲终于洗完了,她出来后,发现我没有在客厅,似乎有些奇怪。她并没有

直接回房间,而是坐在了沙发上,一个人发起呆来。

我苦等了半天,却是一个人傻坐在电脑前,却什么也没有等到。

我有些抓狂了,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我悄悄的打开了房门,偷偷的看着母亲

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她时而微笑,眼里都是情欲,时而却是愁眉不展。

看来她心里正在做着什么难下的决定,我猜测着。不小心,我的手碰了门框

一下,由于屋子里很静,所以,母亲立刻清醒了过来,转头瞧向我这边。幸好我

的动作够快,在她转过头来以前,我就关上了房门。

不过,由于怕关门发出声音,所以,还是有一点点缝隙的。

我躲在床上,心怀忐忑的等待母亲的反应。害怕母亲会进屋来,像电视上那

样揍我一顿,尽管我的记忆里还没有挨过父母打。我听到母亲的脚步声传来,但

她只到了门口,就停住了。

好一会儿,她还是没有进屋,传来的脚步声显示,她又离开了。我似乎是松

了口气,可还是不甘心的起身,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前,趴在门缝上看母亲是否还

在客厅里。

果然,母亲还是在客厅里,只是,她手里多了个杯子,从杯中透出的紫红色

光泽来看,她是在和红酒。俄国人传统上喜欢喝烈酒,女性也是一样,但母亲来

中国后,受父亲的传染,改喝低度的红酒了。母亲酒量很好,但她左一杯右一杯

的喝着,我虽然是透过门缝,但还是感觉到她有些醉了。

在酒精的作用下,母亲似乎是感到有些热了,她竟然将围在身上的浴巾拿掉

了。

天呀!她那如同大理石雕像般白晰的完美身体,全部暴露在了空气里,我口

干舌燥的偷看着,眼睛根本离不开了,而一只手则不由自主的开始了自我解决。

突然,母亲的一个举动吓了我一身冷汗,她突然的将头转向我的卧室这边,

充满挑逗性的一笑。她笑得是那么撩人,但我却吓得赶忙又缩回了头。在确定母

亲没有来找我算帐后,我却再次将头探出去,想继续看那动人的美景。可我第一

眼却是看到母亲依然在看着我这边,我忙又躲到了门后。

可仔细一想:母亲一定是知道我在偷看她了。但她的表现来看,显然是没有

怪罪我的意思。正当我考虑是不是要出去时,母亲开口了,「亲爱的宝贝儿,我

想这里有你想要看到的东西,不是吗?出来吧!不要像小姑娘一样扭捏好吗?」

哦老天!母亲竟然叫我出去,我欣然从命了!

我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母亲的丰满的肉体,下面的分身也直挺挺的跳动着,显

示着他的不良企图。显然,母亲也是看到了这一切,我只是穿了内裤,自然是将

底细统统暴露了。

我坐到了母亲身边的沙发上,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她,而她则是用充满复杂感

情的眼神看着我。

「好了,亲爱的。我想……我们有些,嗯……有一些事情要谈一下。」她极

力的保持着镇定,补充道:「是的,要好好谈一下了。」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要说

什么,而母亲显然也没有要为难我。

「我想,首先那天我们在海滩上,」她脸上的红潮和说话的语气昭示了她的

内心的混乱,但她还是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说道:「我们所做的事情是不对的,

你知道,那件事,我们既违背了世俗法律道德,也背叛了你的爸爸。」

「我们是在……是在……」她好不容易才说出那个可怕的字眼,「是在乱伦

知道吗?」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其实我心里却根本不在乎什么乱伦,道德法律与能够得到美艳风骚的母亲来

说,根本就是狗屁不如!

当然,这些话我是不敢直接说出来的。不过,关于背叛父亲,我也是不愿意

的,毕竟我很崇拜他。但是,按照我从网上看到那些乱伦题材色文中的话来说,

父亲也是希望我和母亲幸福的。

「这些日子里我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但是。」母亲要说道重点了,「但是

我想,罪恶是一扇门,既然打开了,即便是再关闭,里面跑出来的东西也不一定

会回去了。」

她继续道:「所以,我已经想通了,应为我在当时虽然是喝了很多酒,但那

些酒只会有鼓励我做平时不敢做的事情的作用,而不会让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也

就是说,我当时是清醒的自愿的,你明白吗?」

说完,不知是酒力上涌还是害羞,我估计是都有,母亲的脸明显更红了。

「但是,这里就是有个问题,就是,嗯……怎么说呢……」她秀眉微蹙,真

不知是不是故意折磨我,总算,「就是说,你需要表明一下,明白吗?就是说,

你需要让我知道,你对这件事情是怎么想的。尽管我可能已经猜对了,但我还是

要你自己亲口说出来才好,知道吗?」

母亲的话对我如同九天惊雷!我头脑中一片空白,如同电脑死机了一般。

当我反应过来后,忙不迭的抓住母亲的手,却不知要说什么了。

「妈妈,我,你知道的……我就是,哦该死,我说什么呢,我,哦……」

看到我的窘态,母亲开心的笑了,她笑得前仰后合,胸前的一对豪乳也跟着

颤抖了起来,如同一对可爱的白兔一般蹦蹦跳跳的。

更加让我难以组织好语言了,「哦,妈妈,其实我是,你,啊,我……」我

正在极力寻找合适的语言表白时,母亲那温柔性感的红唇封在了我的嘴上,顿时

我如同置身于天堂一般,周围的一切都忘了!

法国式热吻,我们吻了良久,直到都感到要窒息了才分开!母亲缓缓的身体

后仰,倒向了沙发,她脸上那带有淫荡的微笑,似乎是在给我鼓劲一般。我脱掉

了身上唯一的,碍事的障碍物,短裤。我那小兄弟早已经是爆挺着,急于表现自

己的实力了!

尽管那天我和母亲有了肌肤之亲,但当时更多的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本能的表

现,而今天我根本没有喝酒,所以,我虽然清醒却是手忙脚乱的,无法将自己的

阳物插入到母亲的阴户里面去。

看到我手足无措的样子,母亲有些得意的笑了出来,但她还是伸手将我的鸡

巴扶正,对准了她的玉穴口。我忙按照色情读物上的描写,用大龟头在母亲阴阜

上研磨着,而母亲则有些等不及了。

她频频的将富有弹性的大屁股抬起,想要一口将我的肉棒子吞下去,而我则

偏不让她如意,总是一躲一闪的,既钩着她的欲望,又不肯立刻给她解馋!

当然,我也做的不是很熟练,毕竟从文章里看来的东西,没有实践经验的。

终于,母亲再也等不及了,她一手抓住了我的分身,对着自己的玉穴就往下

插,同时她那丰满的大屁股也向上扬起。我也不再逗母亲了,因为我也忍耐不住

了!

我顺着母亲牵引的力道,身体突然向下压去,坚挺的粗壮肉棒一下子冲进了

母亲的玉穴内,同时母亲也被我整个压到了在沙发上!我双手从母亲背后将她紧

紧搂住,下面则毫不迟疑的开始了对母亲蜜穴的攻击。

而母亲也不示弱的双腿缠在了我的腰间,双臂搂着我,同时也尽可能的挺动

大屁股来配合我的进攻。

天呀!母亲的蜜穴里是那么的温暖,以至于我产生了要永远呆在里面不出来

的想法,我曾经在那蜜穴尽头的子宫里居住了十个月哪!我真是幸福呀,不过现

在,我在十多年后又回到了那里可能更加的幸福,毕竟这不是那个男人都有的艳

遇!将美艳性感的如同爱神降临的母亲骑在自己身下,看着她在自己身下任自己

奸淫,婉转承欢,这是多么刺激的事情呀!

上次是在半醉的状态下和母亲淫乐交欢,虽然很疯狂,但记忆得并不是很清

晰了。

不时的冒出一句听不懂的俄文,说明了母亲此时绝对是真正享受和我做爱的,

连自己很少说的母语都跑出来了。

忽然,母亲的阴道里一阵剧烈的收缩,其力度如同要将我的肉棒绞断一般。

我知道母亲要高潮了,便将母亲向下拽了一下,让他的大屁股整个伸出沙发而悬

在空中,同时我也后撤了一些,双膝跪在地毯上,这样我的肉棒高度正好和母亲

的肥穴持平可以让大肉棒更加深入到母亲身体里了。

我将母亲双腿分开后,母亲自动的又缠上了我的腰际,就这样,我们更加激

烈的做着最后的疯狂!

我每次刺入到母亲蜜穴最深处,都会将肉棒用力的捻一下,母亲都会被捻得

嚎唿不止。但当我抽出时,必将肉棒整个抽出,只留下龟头卡在母亲御道里,以

便有最大的冲刺距离。如此操作,很快母亲就到达顶点了!

「啊……啊……啊……肏我,宝贝儿,亲儿子丈夫,啊……」

她一阵乱叫一股阴精喷射而出,将我的在里面冲锋陷阵的大龟头淋了个冷不

防,一阵哆嗦。母亲突然坐起,如八爪鱼般四肢大开将我死死搂住,指甲更是刺

破了我后背的肌肉。阴道里传来的力道更加勐烈,花心大开一下将我的大龟头吸

住,同时剧烈揉搓,似乎要让我立刻交货投降似的。

我也是舒服异常真想射出来,但我知道,想母亲这种熟妇,正处在欲望最强

烈的时期,如果我不一次将她喂饱,天知道她明天会不会再给我机会。

于是,我咬紧牙关忍住想射精的感觉,竟然成功的守住了精关。终于,母亲

身体软了下来,双眼紧闭的如死去般喘着气。看到她胸口上下起伏,那对白生生

颤巍巍的豪乳随着摆动的风景,我的欲望之火再次点燃了。

尽管母亲现在如死去般没有生气,但我知道我有能力再次让她活过来,并且

更加活力四射。我又开始了辛勤的耕耘!很快,母亲就如我预料的那样复苏了。

「哦,上帝,哦,我的儿子你还没有射,哦」

「年轻人的精灵真是太可怕了,哦,肏到花心了,呀……」

母亲的大屁股悍不畏死的向上迎击,力道之勐险些将我从她身上弹下去。我

双手握住她那对四处飞扬的豪乳,下面则毫不留情的挺动腰身,用我那坚硬无比

的大肉棒去痛击母亲的御道。

如同服用了兴奋剂般,我和母亲就这样疯狂的做着爱,似乎要将自己融化到

对方身体里一般,努力的将两人的私处结合的更加紧密。忽然,我抱着母亲一个

翻身,从沙发上翻滚到了地上。由于沙发很低,而且,沙发下的地板上还扑了层

地毯,所以我们并没有受伤,而且连停顿都几乎没有。

我竭尽所能的将分身刺入母亲更深,而母亲也尽最大努力的迎合我的,她那

必博娱乐极为肥大的大屁股形成强烈反差的纤纤细腰,竟然有如此惊人的力量,真使我

震惊。

就在我们激烈的厮杀近一个小时后,我感到母亲的阴道里再次传来那令我想

往的震颤,而母亲的动作也更加的歇斯底里,母亲又要高潮了!

于是,我将母亲牢牢的按在地毯上,弓着腰,用最大的力气开始了最后的冲

刺,因为我也要爆发了。

我次次都将龟头顶到母亲花心才罢休,每次都要母亲不停的摆动腰肢来抵消

我的攻势,但每次我抽出时,母亲又都不安的收缩御道,担心我不再次插入。我

当然不会让她失望,我只有更加努力插干才会消除她的担心!所以,我一次比一

次攻得深,一次比一次攻得狠。很快,母亲爆发了。

「哦啊……啊……好呀,肏到花心了,哦坏儿子,啊……肏死妈妈了……」

「啊,干,干,干……妈妈我要干死你……你的儿子要干死你……」

「好吧,啊……肏死你的妈妈吧啊……」

「我干,我干,啊……」

我们都有些迷乱的胡言乱语着,母亲四肢要摆脱我的束缚般竭力挣扎,但被

我死死的按住,这样也造成她只有将大屁股疯狂上扬来发泄情欲。我则乘势加大

了肏动的力度,直到母亲阴道传来了巨大的,如钢锢般的力量,一股阴精射了出

来。

我也到了强弩之末,再也坚持不住,将大鸡巴飞速的捣动几下后,便死命的

插入到母亲肉穴的最深处,龟头竟然将花心都碾开了!母亲的花心洞开,将我的

龟头再次吸住,而母亲的小腹外面也由阴道口向上有规律的收缩蠕动,我的精华

被吸出来了!灼热如岩浆般的精液,如炮弹般射入到母亲子宫里,一发发打得母

亲又高潮了一次,便晕了过去。



友情链接

sm小说|||||乱伦小说||||校花惨遭轮小说|||||淫乱大家庭||||乱伦小说|||||sm小说||||淫乱大家庭|||||校花惨遭轮小说

Copyright © 2002-2011 淋口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