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爱情小说_黄色言情小说_艳情浪漫小说_多肉h种马小说_激情澎湃小说-淋口短篇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贫贱夫妻的无奈选择

时间:2018-12-12 01:30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背着妻子与母亲乱伦》 《老纪的儿媳》 大年和水花两夫妻都是县毛纺厂里的有十多年工令的工人。这几年工厂越来越不景气,日子难过,终于半年前工厂宣布倒闭,两人双双下岗了

《 背着妻子与母亲乱伦》

《老纪的儿媳》

大年和水花两夫妻都是县毛纺厂里的有十多年工令的工人。这几年工厂越来越不景气,日子难过,终于半年前工厂宣布倒闭,两人双双下岗了。   半年来两夫妻到处找活,无奈县里下岗的工人比工作还多,像他们夫妻除了在毛纺厂工作,啥都不会干,大年只好打零工。水花除了打零工外,还做些钟点媬母。由于人长的水灵,又年轻,还不到三十岁,于是便成了工头和帮用家里男人们上下其手的对象。   水花开头不太在意,忍耐着,后来有的男人俞发变本加厉,居然被她的一个老工头把她给肏了。那个她的老头当时给了她二百块钱,并许诺给她加工钱和首饰。可一个多月过去了,水花连半分钱也没拿到,水花又气又恨,但又不便发作,更不敢声张。  这年头能有个活,有口饭吃就不错了。再看大年更不如他老婆,女人不行好逮下边还有个洞,可他大年想卖屁眼儿都没人买……   那天大年从外头回来,感到屋内有动静,只听的屋里传出:「哦……哦……你别那样抠了,我受不了拉,爸。」水花在床上一边扭着屁股颤声说着,一边伸出白胖胖的小手撸着爸爸的鸡巴。「好好, 小花儿,我再抠两下就行了, 你这小屄可真软呀」。水花爸一边用右手在水花的屄里上下来回进出着,一边用另一支手捏着水花的奶子。屋子里床上的父女俩尽情肏屄做爱的同时,屋外大年正有贴在门上偷听着。   里屋女人颤颤的娇喘声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了,那是他老婆水花,可那男人是谁他一直拿不准,是不是老于头?不可能,我来之前看到他,他在打麻将。是老刘头?也不可能,我是老刘头叫来替他看小卖店的。老刘头说要水花今天先过来,因为有个新来的要肏水花,这人也是个老头。大年让水花最好找老头肏,大年觉的老头虽然老,可鸡吧也老,力气也小些,这对水花好些,自己心里也平衡些,   要是换上年青或壮年的,水花无论屄还是身体都吃不消。   前几天有个民工把水花的屄肏得又红又肿,在床上足足躺了两天。两条腿也走不了路了。水花也觉得他有点道理,有些老头是让她不太尽性,可她这是卖屄呀,只要是老头子们高兴满足了就行呗,反正回家后大年还会给她顿狠的。   所以水花听老刘头说今天是个老头,就早早地洗了个澡,换上一件新买的衣服。又洒了些大年给她买的香水,就连屄缝上也洒了些。这些日子同那些老头性交时,她知道那些老头最喜欢亲屄,抠屄了。   这几天他注意到水花神色不对,总象有心事儿,便觉着老婆好像被那个男人欺负了。   晚上上床后,大年等床那头的孩子睡着后,便伸手去摸水花的屁股,水花一点都没动,只任其所为。大年的手慢慢地移到水花的腿中间,摸着老婆毛绒绒的屄,鸡巴早已硬的不行了。   遂翻身把水花仰躺着,分开水花的大腿对着小屄就插下去。水花由于不在性头上,阴道还是的,一点水都没有,大年这一插疼的她哎呀一声,便把大年推了下去,大年没想到水花会这样,不由心里一股火生上来,刚想发做,但很快又压了下去。   悄悄地上了床,躺在水花身边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只听到水花低声抽哒起来。便手搂着老婆的肩头,亲着她的面颊,轻轻地爱抚着。水花哭了不久,便转过身来,身子贴着大年,头扎在丈夫怀里。   「花儿,我知道你挺不容易的。一个娘们儿在外边受别人的气,咳,这年头没办法呀」。   水花把嘴凑上大年的脸上,下边的手摸着大年那半软不硬的鸡巴说到:「我也不怪你,谁让我们厂子关门了呢,要是有合适的工作,我们也不会这样,关键我是受不了那个气。」「花儿,告诉我你都咋受气了。是不是那老头你了?」「你咋知道的?」「你不说我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你看那老家伙看你的那眼神儿,那天你去见工时,他说话时不看你的眼睛,专盯你下边的屄。」大年恨恨地说着。   「还不是你让我穿那条裤子去,把我屁股和前面都绷得紧紧地,哪个男人不盯着看。」水花羞红着脸说着。   「那不是现在流行嘛。女人不是露肚脐眼儿,就是把屄和屁股绷得鼓鼓的。我也是为了当时他能雇你。说,他肏了你几次?啥时开始的?」水花摸鸡巴的手加重了一下,疼得大年一哆索,「你老问这啥!老婆被别人肏你就心安理得受得住?!」大年低声下气地对水花说「好老婆,我是想听听他是怎么肏你的,你是怎么同意的,或是不同意。不同意就是强奸,强奸的话我们可以去告那老家伙。你知道吗,警察审强奸案时问得可详细了,有了详细材料才能定案子呀。」「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能告他强奸呀。」水花没好气地说。   「那你就是通奸了。」「去你的,就他那样我会吗!还不是……」「是啥?是他有几个臭钱。你说,他给了你多少?」大年声音提高了不少。   水花一听这话眼泪顿时又出来了。「那老东西答应我好好的,还说把你也招过来。可他到现在除了当时给的二百块钱,啥也没兑现。」「二百块钱?我咋没看见,你给谁了?」「没给谁。藏在床底下了,我怕你知道会生气,到现在也不敢讲拿出来。」水花一边说着一边抹着眼泪。大年听老婆这么说不由得叹了口气:「咳,老婆真难为你了,身子受苦不说,又憋着气我不中用啊。」水花把小嘴堵上大年的嘴。下边摸鸡巴的手又温柔地撸了起来。大年这时候也把手顺着水花的屁股伸进她的小屄里。里面多少有些湿润了,两人就这样相互玩弄着。   喘息越来越重,越来越急。大年的手感觉到水花的阴道里又湿了很多,便又想翻身上去,但半途又停了下来。他怕水花又把他给推下来。便低声在水花耳边说:「花儿,让我肏肏行吗?」水花这时候也骚得不象样子,便一手搂着大年,一手拿起鸡巴往自己的阴道里放。大年见状便顺着老婆,用手指分开水花的两片肥肥的阴唇,水花这才顺利地把鸡巴插了进去。   不一会儿,屋子里的床就象要塌了似的,随着床的吱嘎声,还伴随男人的粗重喘息和女人娇柔的呻吟,间或还有肉与肉相撞的噼叭声。   「花儿,舒服吗?」大年一边大力挺动鸡巴,一边亲着水花的嘴问到。   「嗯,我想垫个枕头。」水花一支手搂着男人的肩头,一手轻拍打着大年的屁股。   「垫哪儿?」大年随手拿起个枕头。   「我要垫屁股下面,你不知道,还是忘了?屁股垫高插得才深嘛。」水花撒着娇哼哼着。   「好好好,给你垫上,这下更舒服了吧?」大年一手抬起水花的屁股一手把枕头放到下面。   「好花儿,说给我,那老东西一共过你几次?」大年气喘嘘嘘地问着老婆。   「你咋关心这事儿?我要是说了你还要不要我了?」水花向上挺了挺,又用两片阴唇夹了夹丈夫的鸡巴。大年被夹得舒服死了。「要,要,好花儿,你永远都是我的好老婆。就是一听到你让别人肏了,我这心里挺那个的,也说不出来是啥味道,鸡巴,鸡巴也……」大年说着说着不往下说了。「大年你真地不嫌弃我?我当时也没注意。看老东西的意思不会那个的,可没想到刚上了几天班他就硬上了我。我们一共肏了四次,不说了……我不说了。」大年一听到这,鸡巴就象淬了火似的,硬的不能再硬了,连珠炮似地向老婆蜜屄猛肏,水花也挺直了身子,弓起屁股迎合着。   「小骚屄,你们都在那儿肏来着,我咋一点儿都没感觉到呢。」「四次都在工棚里,他那里的工棚有一间是套间,外边是办公室,里边放了一张床,他有时睡午觉,有时脆不回家。」「这个老骚头子不知了多少娘儿们,那你们都是在床上的?」大年一听老婆终于开口交代了,便不急不慢地肏了起来,好让老婆仔细地讲。   「第一次是站着的,我怕来人。也没脱衣服,只是把裤叉脱下,我趴在床上撅起屁股,他从后边插进去。后几次也没脱衣服,但他非要我上床。」「他会不会,都那么大年岁了,你舒服吗?」大年越听越来劲。不由得又大动了起来。   「他还行,老东西,挺有办法的。」水花一边娇哼着,一边断断续续地讲着。   「那他把你肏舒坦了?!」大年动得越来越快,床都要塌了。   「嗯,是…他还真把我肏舒坦了…啊…快,快呀!」水花在大年的狂肏之下只得说出了实话。也同大年一到进入了高潮。高潮过后的大年靠在床上舒服的点了一直烟,水花用一块毛巾捂着骚屄下了床,把大年的精液连同一泡尿尿在便盆里,用温水弄湿了毛巾上床来给大年清洗鸡巴。   大年看着水花的小手在粗大的鸡巴上套弄着,不由得欲火又起。「你还没够哇。看你醋成啥样了,我不就是跟那老东西肏过几次吗,要是我天天跟男人有事,我下边还不让你肏烂了。」水花拍打着大年的鸡巴说。   「花儿,刚才我没跟你说完。真的,我一寻思你被别的男人肏吧,鸡巴就硬的受不了,好想一边肏你,一边听你讲挨肏的事儿。」大年终于把话讲给老婆了,不由得长长的舒了口气。   「那好我就天天找个汉子肏我,行不。」说完水花咯咯的笑出声来。   「你真去找?!」「你不怕带绿帽子?」「不怕,花儿我正想跟你商量个事儿。」「啥事儿,说吧。」「我觉着我们该出去靠自己了。」「啥?去作包工头,你有能力和本钱吗。」水花语带嘲笑的问。「不是,我是说你应该出去卖…卖屄…」大年说完猛的抽了口烟,眼睛直盯着老婆水花。   「啥?啥?再说一次?!」水花手中的毛巾一下子掉在了床上。   「是出去卖,我已经想过了,象我们现在这样有一天没一天的,哪年是个头哇。再说你不卖还少了那些男人白肏你呀,我告诉你吧,咱车间的猪子现在都开上了出租了,一个月能挣两千多,你知道他买车的钱那里来的?」「哪来的?哪可要十几万哪。」水花睁大了眼睛问。「一年前他老婆枣花就出去卖了,给他挣下了出租车的头款四万多,现在猪子白天开车,晚上接送老婆出去做,俩口子一个月少说能挣五,六千哪。猪子跟我说顶多再过三年,他们就把车全拿下来了,以后老婆就不做了,光靠出租就够活了。」大年一口气都说完了。   「以前我就知道枣花出去卖,以为她是瞒着丈夫的。那猪子就放的下,猪子可是个不错的男人。当初我们一块进厂时,多少姑娘看上了他,枣花也挺要强的,咳,现在啥都变了。「水花若有所思的说着。   「花儿,别咳,咳的啦,这时候还还管那些,反正让别人白肏是鸡,出去卖也是鸡。只要小心注意点儿。用不了几年我们也会过上舒服日子的,现在下岗的穷人太多了,咱们家一没有当官的,二是没有本钱的穷人,再不赶紧抓俩钱,那干这行的更多了。你现在28,结婚有孩子,跟18的没法比,再过几年就更挣不上几个钱了。」大年这番话似乎在开导老婆,又好像说给自己听的。「我看枣花那个,心里也咯蹬一下,这事儿咋说也不好听啊。再说,你家要是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呀。」水花说到着用眼角瞟了下丈夫,又低下头去:「可现在爸有慢性病,孩子又小,我被那老东西白肏后,偷偷地哭过好几次,也不敢声张。我这心里能好受吗。」没说完眼圈又红了起来。   「花儿,就照我说的办吧,现在咱家办事儿不方便,明天我去老刘头儿那,他开小卖点的,联系人挺广,跟我也过得去,咱先在他那,给他点钱不就行了。」「去他那我有点不放心,听说他小时候在窑子里长大的,后来跟个妓女过,一辈子没孩子。」   其实水花心里也觉着老刘头儿挺好的。老刘头儿六十多岁,长得人高马大,白白净净的,又会跟女人说话。水花每次去那买东西他都少收点钱,也跟水花套近呼,水花表面上不理不睬只是怕丈夫大年。今天听丈夫主动说要找他,心里一热,可嘴上却说出另一番话来。「我看他挺合适的,在窑子呆过,这不是现成的经验吗,我不在时他也好照顾照顾你。」「你不怕他在床上照顾我啊。」星鱼娱乐注册水花红着脸调皮的说

=



友情链接

sm小说|||||乱伦小说||||校花惨遭轮小说|||||淫乱大家庭||||乱伦小说|||||sm小说||||淫乱大家庭|||||校花惨遭轮小说

Copyright © 2002-2011 淋口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