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爱情小说_黄色言情小说_艳情浪漫小说_多肉h种马小说_激情澎湃小说-淋口短篇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欲望 >

民工乱伦

时间:2018-01-24 10:54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换母亲》 《交换女儿》 一个新开的楼盘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正在晾着她的内衣,那全部是一些与她的年龄不太相称的款式,因为实在是太薄了,太艳了,太前卫了。但她却一点

《 换母亲》

《交换女儿》

一个新开的楼盘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正在晾着她的内衣,那全部是一些与她的年龄不太相称的款式,因为实在是太薄了,太艳了,太前卫了。但她却一点也不觉得。

她的内裤,全都是蕾丝的,有几条是在裤头处有心形的或者其他花边的,与普通的丁字裤有所不同的是,中间是有两条细带系着的,还有的就是一些半罩杯的或其他形式的蕾丝花边的胸罩,虽说这些是新买的,但实际上她的身上已经穿着这样的内衣了。但她却没有注意到,几个正在旁边楼里做着装修工作的民工,眼睛发直的望着这一边,在他乡做工的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过女人的他们,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着那边,他们看不清对面的女人的样子,但那个女人的装束与动作却看得一清二楚。

这个女人上身穿着一件黄色的低胸的棉质罩衫,一双在她这个年龄足可令一些年青女子汗颜的美乳在罩衫下傲然挺立,在她弯腰拿衣服的,短细的银链子在脖子,被阳光照射得闪闪发光,不是太多的人戴银的东西会有这样的效果,只有越戴令银链越发暗淡无光;她并没有像大多数的中年妇女一样留着短短的烫发,而是留有一把半长的头发,而且是盘在脑后,闪光的银链搭在雪白的酥胸上,同

样是银做的坠子挂在乳沟之上,显得搭配十分的和谐。

下边的白色中裙只到达她的大腿上部,肉色的裤袜紧紧包着她肉感的双腿,一双白色为底在鞋面有黄绿色花纹的露趾高跟拖鞋穿在纤细的脚上,当她蹲下来将衣服穿在衣架上的时候,她丰满的胸部被挤成两个肉团,而屁股则微微翘起,一点腿半跪着,穿着丝袜的纤细足板向外,整个动作显得诱人极了。

那几个在工作的民工,他们已经好多个月没尝过肉味了,他们的老婆据说都是在周边的工厂里打工的,虽然是这么说,但可能是在做妓女也说不定,他们的工资收入都不高,不可能经常的去找妓女发泄,但每当他们找到的妓女是他们本省的人时,他们都觉得有点害怕的感觉,自己的老婆是不是也是如此呢?

他们在这个楼盘工作已经有些时间了,现在搬进来的住户并不太多,在这里出入的不少都是早出晚归的人,而经常在这里见到的只是这个女人。这个楼盘里住的不少是中产阶级,这个家里的人是一家三口,男主人不时需要出差,就是不出差,只有在晚上很晚的时候回来,而儿子也是通常不在家,只有女主人一个人在家中。为何我会对这一切知道得如此清楚的?因为我就是这家的小主人,爸爸与我经常要出差,而我也是住在市区的房子里,只是有时回那里而已,因为妈妈已经提前退休了,所以就住在了这里。“妈,我出去了。今晚不回来睡了,我在老房子那边睡。”“知道了,但别喝太多的酒啊。”妈妈回应着我。

平时我在工作较忙或与朋友玩得很晚的时候,通常都是在市区的房子里住,如果爸爸出差的话,无论如何我都要回家住的。但我却没想到那晚我的不回家引起了以后一连串的事情。

最近一段时间里,他*的情绪不十分稳定,我也因为工作较忙而没有注意,直到旁边的房子装修完毕好后才真的告一段落。在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在我的房间的床底下发现了一个避孕套,本来不相信妈妈有出轨行为的我一反常态的迫问下,我才了解到事情的始末。就是在我没回家的那个晚上。我的妈妈开始了一个淫辱的夜晚,并在以后的几个星期里过着同样的日子。

晚上的六点多钟,妈妈一个人在厨房中煮着饭,想着又是只有一个人在家,只有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美女,你叹什么气啊?”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你是谁?”妈妈这时也转过身来,因为她明白,屋子被不明身份的人进来了。“不是我是谁,是我们啊。”

当妈妈完全转过身来时,才发现,在她后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个人,他们的身上有着不少的灰尘与油漆,显然是周边的建筑工人或是在附近做装修的,但他们的头上又套着女用的丝袜,显然是不想让妈妈认出他们。妈妈在刚想动手拿东西时,其中一个小个子与胡子就动了,他们抢先将妈妈想拿的刀拿在手上。并将他*的手拉着,用脚将他*的脚架在了洗手台边,妈妈已经一动也不能动了。

原来站在一边没做事的一个小青年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他从垃圾桶里边找到了一包用纸巾包着的东西,他慢慢地打开外层的纸巾,里边居然是一个有着糊糊的精液的避孕套。

“我没说错吧,我刚才就看到旁边那个房间的老头来这里与这老骚货亲热来着。”小青年将避孕套提到妈妈面前。这时,一个年纪最大的老头走到他*的身边。“太太,不要乱动啊,不然的话,我就不知道后果了。”那老头轻薄地说。妈妈还在做着无谓的挣扎,但无奈拉着她的两人力气太大了,妈妈根本拉不动他们。但当那个避孕套拿出来时,妈妈终于停止了挣扎。老头这时已经贴到了他*的身上,伸出右手在他*的脸上用手指正反两面的轻抚着,脸上露出了淫猥的笑容。

“你们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们,只要你放过我。”妈妈已被吓得有点语无伦次了。“真的吗,什么都可以给我们,嗯?”老头将套在头上的丝袜拉了下来,果然是旁边房间的装修工人“我要的是这个。”老头的手伸到他*的下边轻摸着他*的小腹。“老大,就这么便宜了这骚货?”其中一个中年的汉子边脱下丝袜边问。“反正我们现在在做李先生(就是旁边房间那老头)的装修,我们将这个东西给他,他原来克扣我们的工程款就都要给老子吐出来,我还要他加倍给我。”老头说着露出恶狠狠的脸色。

“会不会有手尾啊?”另一个中年男子问道。“不会,房子差不多已经搞好了,收了钱老子立马走人,反正这个楼盘的工程已经做完了,老李也找不到我们。只要我们将这个事情跟他一说,他肯定会给钱。”老头自信地地中年人说。“你放过我吧,这不关我的事啊。”妈妈开始哀求着老头。

“你嘛,不行,这事我总得要收点利息吧,谁叫你是他的姘头,这点利息就向你收吧。”老头的手已探到下边抚摸着他*的丝袜腿了。那个小青年这时将妈妈原来放在桌面上的钱包打开,老头立时给予制止。“不要动这位太太的钱,我说话算话。”老头叫停了青年。

“叔,啊不,老大,你猜这女人多大了?”小青年叫老头时,发现明显叫错了,连忙改口。

“她,三十一二吧,这种年龄的女人最好玩,俗话说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啊。”老头笑着对青年说。“老大,你瞧这女的身份证,五零年的,三十六啦。瞧你那眼神。”青年得意地对老头说。

“不是吧,保养得那么好?那些内衣也不是近四十多岁的人穿的吧。”在妈妈左边的中年人伸着头想看他*的身份证。青年将身份证放到中年人的面前,中年人看个真切。

“真是没有想到啊,保养得那么好,还穿着那些婊子才穿的内衣。”拉着他*的中年人感叹道。

“你们就放过我吧,我年纪都这么大了,不要了吧。”妈妈已感到他们是来真的了。

“四十的女人还坐地吸土呢,老李的女人也让我们试试,你服侍我们好了,我就不告诉你家里人。这样公平吧?”老头笑着对妈妈说。

老头将他*的裙子拉了起来,他用脸在他*的大腿上不停地磨蹭着,用力的吸着妈妈身上的香气,而位于妈妈两边的两个中年男子也放开了其中一只手,伸到他*的巨乳上用力地抓捏着。

“啊,轻点,不要太用力,痛啊。”妈妈顶不住叫了起来。但是她却没叫多久,因为那个小青年已经用手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舌头吸了过来。“老大,她真的好香啊,比家里那婆娘好多了。”在左边的中年男人已经放开了他*的手,他一边抓着妈妈乳房,另一只手已经开始脱自己的裤子了,并露出了已经勃起的肉棒。原本在吸着妈妈大腿的老头在妈妈丝袜上留下了几排齿印与无数的口水后,他站了起来。并一手拉着妈妈盘在头上的头发,拉着她走向她的房间。他边走边脱着裤子,但内裤却没有脱,三个男人跟着他走到他*的房间,并不时地摸着他*的屁股与巨乳,并用力地抓一下再放手。

到了房间,老头拉着妈妈跪在床边,他则坐在床边,“来,帮我舔一下。”老头指了指自己的下体。并将衣服从头上脱下,露出只剩排骨的上身。“老大,这个你也会?”一个中年男人对老头说。

“在电影厅看来的,让这骚货帮我试试。来呀,快吸啊。”老头拉着他*的头,妈妈两手按地,只用嘴叼起了老头还是软软的肉棒顶部。那个小青年走到妈妈房间的家庭影院前,他将影碟机的仓打开,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老大,这机里头的是A片啊。”原来,在机里的是爸妈昨晚助兴所看的影碟。“来,开来看看。”两个中年人因为没有女人玩而想找点东西转移一下注意力。青年打开了影碟,里边的影碟是外国的顶级片。里边是有五六个人围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跪在地上,手上拉着两根肉棒,嘴里还有一根,后边还有人在握弄着女人的巨乳

两个中年人走到妈妈旁边,拉起他*的手,放到了他们各自的肉棒上。年青人也是学着跪在了他*的后边,将手从下边伸到他*的前边,握着他*的巨乳。老头看着青年的手在他*的衣内不停地动着,原来已十分大的乳房,在青年的抓捏下不停地变形,包在外边的暗红色蕾丝花边胸罩,在黄色的低胸的棉质罩衫的胸部位置渐渐露了出来。老头贪婪地望着妈妈渐露的双乳,黄绿色花纹的露趾高跟拖鞋还穿在脚上,因为裙子被拉起而露出的屁股与大腿,被两个中年男人摸着,青年的大肉棒勃起着,贴在了妈妈还穿着裤袜的屁股上,他故意地顶在他*的屁股缝上,一上一下地顶着,一只原来握着乳房的手已移到他*的足裸位置上摸着妈妈那离黄绿色花纹的露趾高跟拖鞋跟部几寸的足跟上轻轻地抚摸着。

老头抱着他*的头,挺着他*的头死命地往自己的的胯部压去,妈妈也张大着嘴,将已经涨大的、带着浓浓腥味的肉棒尽力地吸进口中。她的屁股只是往后顶,不停地磨擦着青年的肉棒,青年也配合地将小肚子压在他*的背上,隔着裤袜猛顶着屁股。“啊哟。”青年一阵哆嗦,毕竟是年青人,不太能经受得这个,他第一次的浓浓的精液全部射在了他*的裤袜的裆部。

两个中年人的肉棒在他*的套弄下已全面地勃起来了,老头拉开他*的手,并将他*的黄色的低胸的棉质罩衫拉起来脱下。他*的两边乳头已露在胸罩的外边,一边的肩带也因为脱外衣而吊挂在臂上,另一边也松松地挂职在肩头上。青年的精液已经流到了大腿上,与原来老头的口水混在了一起,在大腿的部分全都是湿的。高个中年人与青年一道伸手在他*的屁股上不停地抚摸,两人在两边分开用力,他*的裤袜已被拉破成两边,里边是暗红色的腰部中间是有两条细带系着的蕾丝花边内裤。这更大大的剌激着两个人性欲,青年的确是年青啊,原来射精后软下来的肉棒又重新有了点的的生气。电视里的女人这时已经睡在床上了。老头也脱光了,坐到床的中央,胖胖的中年男人将他*的裙子从他*的腰部拉了下来,并示意她到床上去,他*的身上只剩下了胸罩与内裤,裤袜也变成像吊袜带一样,只有没被拉破的几褛连接着裤袜的大腿位置。

妈妈刚想踢掉脚上的黄绿色花纹的露趾高跟拖鞋时却被老头制止住了,因为他看到影碟里的外国女子也是穿着鞋子被上的。“就像她那样睡在床上,听到没有?”老头边说边打了他*的屁股一巴掌,并指着电视里的女人。他*的屁股当即红了起来。妈妈只好学着电视里的女人的样子侧趴在床,因为床与手臂的挤压,乳罩显得更松了,穿着露趾高跟拖鞋的小脚被胖中年人抱着,亲吻吸吮着,青年人则将他*的头放到他的大腿上,他将内棒放到了他*的口边,妈妈只好将肉棒吸了进去,老头这时将他*的内裤拉下来,将她的一条腿架在了肩膀上,扶着肉棒放在了他*的阴道口,而内裤则挂在架在肩膀上的那条腿上。他闻了闻他*的内裤,再用力一顶,抽了进去。“嗯……喔……嗯。”他*的口被堵住,只能从鼻中哼出含糊不清的鼻音。高个的中年男人将妈妈前开式的胸罩扣子打开,他*的双乳终于完全的解放出来,妈妈散乱的头发在青年的大腿上翻滚着,原来盘着的头发也只有一个髻在头上,周边的头发已经散乱。“这婊子,下边好紧啊,屁股真大。”老大抱着他*的腰用力地向前顶,高个中年男人,将他*的乳头吸进口中,不时地用力咬一下,并将乳房一下子吸进口中,再咬下去,太明显他的嘴不能将他*的整个乳房吸进口中,只能吸进部分。“城里女人的脚就是与我妈那里的不一样,细嫩多了。”

亲着妈妈腿的男人,将他*的脚背,从高跟拖鞋露出来的脚指上,不停地舔着。妈妈只好曲着脚指,减少那种痒痒的感觉。“好,你不给我吸,那你吸我的。”

男人跪在床上,与青年人并肩跪着,将他*的身子转了过来,要她双肘支床地趴着,妈妈完全是被老头从后边抽插着。两根肉棒并排的放在他*的面前,而高个中年男人也睡到了他*的身下,将他*的巨乳压在自己的肉棒,在乳沟中做着乳交。“小婊子,不给我吸,我要你给我舔。”中年人将肉棒顶进了他*的口中,用力地向前顶。青年这时也停了下来,望着妈妈被三个男人插着。

“我的肉棒大不大?说。”中年人将肉棒从妈妈口中拉出,拉着他*的头向上,要妈妈望着他回答。

“大,很大。”妈妈得到了短暂的休息,只好满足他的欲望。说他的肉棒大了。

老头在后边,抱着他*的屁股用力地顶,啪啪声不绝于耳,妈妈也因为口中没有肉棒而叫了起来。

“喔……喔,嗯,轻点,不要那么用力。啊,轻点,啊。”他*的叫声与电视里的女子一起叫着,房间里充满着妈妈真人的呻吟浪叫声与电视里女人夸张尖叫的声音。

老头终于也顶不住了,在他*的肉穴里射出了他的精液。他颓然倒在床上,这时电视里的女人,倒在一个男人身上,她身后的男人的肉棒不是插在肉穴里,而是插在屁眼里。几个人觉得希奇,便学着要妈妈这样做。“不要啊,那里怎么行,不行的。”当妈妈感受到青年人的肉棒在屁眼的周边不停地磨擦探索时,了解到他们的意图。“怎么不行?”胖中年人握着他*的双乳,将肉棒放在中间用力地夹着,他已不理会其他事了,只是用他*的乳房并着他的肉棒,他向前顶的同时将他*的头尽力压下,肉棒的顶端顶着了他*的嘴唇,青年已将肉棒顶在了他*的屁眼口,就着妈妈与老头混合的体液,咬着牙,慢慢地顶了进去

“啊,好痛啊,天啊,不要啊,喔,我要死了。”妈妈被从后边插入的肉棒插到痛苦得语无伦次。

“老婊子,真是的开苞啊,啊,好紧啊。”青年人也叫了起来。

他*的双手用力的抓着床单,头用力地向后撞着,撞在青年的肩膀上。原本想将肉棒捅进妈妈口中的胖中年男人这时也不敢将肉棒插进他*的口中,怕她会咬他的肉棒,而高个的男子双手抄着他*的双腿腿弯,将肉棒顶进了妈妈肉穴。四个人组成了一个奇特的性交组合。

中年胖男人,在他*的肥奶的夹击下,一股精液飞一样射在他*的胸部与脸上,部分还沾在了头发上

而在下边的两个人,高个中年男人,双手抄着他*的腿弯,双腿跪在床上,用力地向前顶,而后边的青年也从后边抱着他*的双腿。两人都想将他*的下边打到最开方便自己的插入,妈妈就像一个玩偶一样,被夹在两个人中间。两个人一前一后,你上就我下,在不到两厘米的地方努力地耕耘着,精液混和着女人骚水的气味,女人的汗水与香水味,男人与女人汗水气味混和在一起,加上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呻吟,还在播着色情影碟中传出来的浪叫声,构成了一幅淫秽的图画。“你们轻点,我快要支持不住了。”他*的声音中尽显疲态。青年完全的躺下,要妈妈跪坐在他的肉棒上,他望着身无寸缕的妈妈,不停地拍打着他*的屁股,并不时地在还穿着黄绿色花纹的露趾高跟拖鞋踩在床上的小脚上抚摸着。高个男子,将肉棒捅进了他*的口中,他矮着身子玩弄着他*的巨乳,在终于,他也支持不住了。

“我也来了,啊,啊呀。”妈妈感觉到他想射精时还想将肉棒吐出,但却被他抱着头,精液全部都射进了她的口中。“嗯,嗯。”妈妈因为被抱着头,根本发不出声音。

原本还在玩弄着妈妈美脚的青年,因为射了一次精,所以在紧窄的屁眼中也较能持久,但他也支持不住了,他放开了正在玩弄的美脚,在他*的身上,乳上胡乱地摸着,最后抱紧了他*的屁股,将他的第二次精液也射进了妈妈屁眼中。整个晚上,妈妈就在他们几个人的合力下,不停地性交着,直到他们再也无力勃起妈妈也像一滩泥一样倒在床上时,才一起穿起衣服,拿了我家里的电话号码离去。

生活琐事他*的护士服

一个正在装修的单元里,一对年纪大约六十左右的夫妇正在对着负责装修的包工头老头在讲着他们所要求的东西,但是那个老头明显的有点走神了,他心中所想的还是旁边房子里那个风骚的妇人,她掠着那些内衣的动作是那么的诱人,她的内衣是那么的暴露,使得他这个久未接触过女人的正常男人欲火上升,只想冲过去将这个女人推倒在地,将她“就地正法”。

“哎,我说,这个工期能不能快点,我们这房子可是急着用的,无论如何也请你们快点完工。”那个老公说。“不是不可以,但当初老板你是说两个月搞定的,现在要我们这样赶工的话这钱嘛是要加一点的。”包工头说。“当时不是说好一口价就那个数的吗?”那个老婆说。

“太太,现在情况有变化嘛,你要赶工期,活还是那么多,但你也不能让我们二十四小时帮你做吧”包工头一点都不松口。当那个老婆还想说时,她的电话响了,她立即出去接那个电话,而那个老公还在跟包工头谈着。“我要先走了,有事,你慢慢谈吧。”那个老婆对老公说。“好,你先走吧,我继续谈。”

当那个老婆走时却没发现老公嘴角边的笑意。“李老板,这个事你怎么也得加点吧。也好向工人们交代啊。”包工头向老李说道。“行了,等一下吧。”老李边目送老婆离开大门,边掏出了手机,熟练地按着电话。“喂,是我,现在方便吗?”老李边说边走到一边去,用本地话讲着电话。

“什么,好,我现在过去,行了,那就好。”老李将电话挂了,“我有点事到时再和你联系,好吧,你想一想,反正现在搞这个的多的是,对吧,价钱这方面你就不用说了。没得再加了。”老李好像真的有急事。边说边走。包工头听着,脸上原来所有的一丝笑容也没有了,他知道,现在搞家庭装修的竞争真的是非常激烈,手头上有工程实际上就是有钱赚,他可不敢得罪老板。

他听着老李走到外面的声音,只是站住了,他已经无计可施,家里的孩子的学费又快要交了,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他手下的工人也还是要吃饭的,虽说都是亲戚,但家里也都是比较穷的,没办法,只好认了。但这时,原本气得有点想找老李理论的年青人却从外边走了回来。

“叔,老李没有走,他按电梯是假的,他是到702那个单元去了,你猜那里是谁住着?”年青人对包工头说。“哪个?”老头问道。“就是刚刚那个掠衣服那个,我怀疑他们有一腿,他老婆刚走就打电话。然后就走了。那还不是有戏。”年青人的眼中透出的是渴望的欲火。

“走,瞧瞧去,这个位置我们可以瞧得到里边的,反正小心点,哈哈,老李这次的工程款老子要他一个不差的给老子送过来,不知道里边那个淫妇的身材如何,哈哈。”一众民工一起大声地淫笑了起来。

702的屋内,老李已经开始脱着衣服。“秀芝啊,你知道我也是没办法啊,好难才有这一次的机会,你就顺一下我的意嘛,好吧?”老李对着那个女人说。当然,不用说,这个女人就是我的妈妈,这时,我也才刚从家里出去不到十分钟。

“行,这次听你的,下次可不许喔。”妈妈边回眸笑着,边打开衣柜。拿出了一件白色的衣服,与一套内衣裤走向洗澡间。老李这时也跟着走了洗澡间。外边的包工头这时终于从气窗的上部看到了屋内的情况,老李脱光了衣服坐在了洗澡间浴缸边的小凳上,那个妇人将手从下边拉起衣服,看得真真切切,那个妇人拥有一双足以自豪的双乳,虽说是一个半罩杯的胸罩,但却可清楚地看到女人深深的乳沟,然后将手伸到后边,原本已经不小的豪乳挺得更高了。

她慢慢地将胸罩解开了,将手放在左边的罩杯上接下了胸罩,然后随手扔到洗衣篮里,并将披肩的头发拉起松松地挽在头顶,这一连串动作下,双乳左右地摇摆着,老李还将手放在妇人的胸部逗弄着妇人的乳头,妇人在搞好头发后一巴掌打在老李的手上。接着妇人将裙子的扣子拉开,将裙子慢慢地脱下,然后将袜裤的上部拉下拉到了大腿,然后坐在了了老李的大腿上,将丝袜从大腿处慢慢地向下脱。

这一连串的动作使得这些久旷的民工的眼睛全部变成了红色。妇人这时将一肥皂涂在了双乳上,并用她的双乳在老李的背上磨蹭着。两人的身上全部都是泡沫。

妈妈在老李的背上磨着磨着,慢慢地蹲了下来,将手从小凳子的空隙处伸过去握着老李的肉棒一下一下的套弄着。“我一定要上这个女人。”老头像发了狠一样,旁边站着的中年人和年青人也用力地点了点头。“你们一定要听我的,今晚就如此如此……”

几个民工暂时不看洗澡间里的春色,因为他们知道,再看的话他们一定会项不住,会冲过去立即强奸这个女人,那个小青年忍不住看多了一眼,妇人正跪在地上,她的头靠在老李胸部,正在伸出舌头舔着老李的乳头。他再也不敢看了,他知道,他就快要顶不住了,立即跟着其他人去做事了。

屋内,老李已经洗完澡了,他睡在床上,等着妇人穿好衣服出来。他在这里不敢吸烟,因为怕会留下痕迹。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洗澡间的门开了,妈妈慢慢地走了出来,她身上穿着一件护士的制服,但这件制服明显是改过的,它比一般的制服要短,要紧,将妈妈身体紧紧地包裹着,上边两颗钮扣没扣上,V型的开口将他*的白色全蕾丝胸罩,包着一双巨乳,银链的吊坠在深深的陷入乳沟当中。制服裙子的上摆还在那双纯白闪光的宽蕾丝花边的上边,下边是一双白色尖嘴高跟拖鞋。护士帽松松地戴在头上。

“秀芝,过来,再帮我舔一下。”老李握着肉棒晃着对妈妈说。“死相!”妈妈慢慢走到了床边,扶起了老李的肉棒,一张口就将老李的肉棒吸进了口中,她用舌头在老李的的肉棒的项端轻轻地舔着,在上边打着圈,左手在按在老李的大腿,并不时舔一下老李的双丸,一双媚眼不时地向上望着。老李看着跨下身穿小号护士服的妇人。心中快感无限。

“这么多年了,你的口技真是越来越好了,想当年在医院时你就是这样子,这么多年了,还保养得那么好,啊,好爽。”老李抱着他*的头说。他坐了起来,将他*的紧身制服拉下肩部,一双豪乳还是那么的傲人,他拉起了原本在舔着肉棒的妈妈,捧着她的脸,亲了下去,两人的双相互地摸索着,

老李的手放在妈妈肥美的屁股上不停地捏着,而他*的左手停在老李的胸部,食指在他的乳头上轻刮着,右手摸到了老李的肉棒上,并环成了圆圈,轻一下,重一下的套弄着,纤细的手指,还不时地轻刮着老李的大腿根部。老李在他*的逗弄下,抱着他*的屁股轻轻地向上提,一双纤细的脚掌轻掂着在白色尖嘴高跟拖鞋的前半部,两人身体紧贴,两人的嘴结合在一起。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他*的舌头在老李的舌头上打着圈,老李则吸着他*的舌头。“秀芝,你的舌头好甜啊,哈哈。”老李调笑着妈妈。“讨厌,啊,轻点,喔,不要那么用力咬啊,小狗。”

老李这时已拱到他*的胸前,将前开式胸罩的扣子解开,一点拱在他*的乳沟中,轮流在两边的乳房上吸咬。他舔、吸,咬,拱一起用,妈妈抱着倒在了床上,这时她的内裤也露出来了,白色的网状布料包在屁股部位,前边的小花图案位置盖在他*的阴毛位置,但也只遮住了很少一部分,因为在前边的位置大部份是空的,两边都是用三条细带连着腰部。

老李倒吸了一口凉气,“秀芝,你穿得比妓女还淫荡,这是什么内裤啊,小婊子?看你的样子就是欠干。”他将他*的内裤的裆部拉开到另一边,手指摸到他*的肥穴上,一下子就捅了进去。

“小淫妇,你下边都湿了啊。”老李将头埋在他*的颈勃位置,轻轻地呵着气,并轻轻地舔着他*的耳垂,并将他*的头压过一边,在耳背上舔着。他*的头左左右右地扭着头,像是躲避着老李,但下边的手却在摸索着老李的肉棒,她将五指放在老李的肉棒项端位置一下一下地轻摸。

=



友情链接

sm小说|||||乱伦小说||||校花惨遭轮小说|||||淫乱大家庭||||乱伦小说|||||sm小说||||淫乱大家庭|||||校花惨遭轮小说

Copyright © 2002-2011 淋口小说网 版权所有